导航

黄国伦谈华语音乐过往:《我愿意》和《味道》一开始都不是主打歌

来源:新华网2017-03-22

站在华语乐坛凋敝的当下去回望上世纪90年代初华语音乐的辉煌,你肯定认为黄国伦是个幸运儿。

因为,哪怕他现在的身份是“综艺咖”,但他也还是华语乐坛当之无愧的“金牌制作人”:在王菲《我愿意》、张信哲《不要对他说》等金曲背后,都有黄国伦的名字。

但其实,黄国伦说自己对于音乐有着太多遗憾,在江苏卫视原创音乐节目《金曲捞》的舞台,他把自己封为“金曲捞王”,意思是自己有很多首没有被人赏识的好歌。在采访中,他说自己可不想当什么“唤醒师”,“我只希望我的歌能被唤醒。”

齐秦的《袖手旁观》20年后才被真正唤醒

作为《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猜猜猜》之后江苏卫视又一档原创音乐节目,《金曲捞》再次拓宽了音乐节目的范畴——它不再主打人与人之间的PK,而是将关注力放在华语乐坛历史中那些曾经因为各种原因未能走红的好歌身上,期待捞出金曲,发掘遗珠。

打捞遗珠,势必需要一些极懂华语音乐历史的嘉宾,在节目里已经被誉为“华语音乐百科全书”的黄国伦,就是这样一个人物。

从1991年跨入流行乐坛,到1994年因为《我愿意》成名,黄国伦经历了华语乐坛最鼎盛的时代,也见证了它的挣扎和式微。在他看来,恰恰是最鼎盛的时期,被听众遗漏掉的金曲才最多,而为何好歌会变成蒙尘遗珠?他说有三个可能:生不逢时、怀才不遇、遇人不淑。

这种例子,在黄国伦的字典里随便翻翻就是一个。生不逢时,就是指这首歌生错了时代,它可能特别超前以致于当时的人们不能欣赏。黄国伦举了自己写给齐秦的《袖手旁观》——这首歌是1995年齐秦专辑的第三波主打,但最终也没有走红,还是20年后,被李健、张宇、萧敬腾、林志炫在多个音乐节目中唱红。

怀才不遇,黄国伦举了自己写给赵薇的《玩具》,他说这首歌相当好,也定了当主打,但不幸的是赵薇去台湾发片时刚过九二一大地震,全台死伤无数,“《玩耍》也不适合做主打了。”

至于遇人不淑,他说就是唱片公司高层不懂这一首歌的好,导致它被埋没。他透露说当年《我愿意》差点变“遗珠”,“唱片公司觉得不会流行就主打《执迷不悔》,但《执迷不悔》效果不是很好,才勉为其难第二波主打《我愿意》,结果才红。”甚至连他写的辛晓琪的《味道》最初也不是主打歌而只是配菜,“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主打,才最终走红。”

所以,一首歌到底能不能够走红,黄国伦说真的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他说自己写了很多好歌,但有的没有变成主打,有的是公司没有钱去推广,有的是因为仅仅是电影主题曲,“金曲和遗珠背后都有太多故事,这也是一首歌的命运。”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村里有个“龚妹子”

洋中医行医记

重庆这些足球场你想去吗

热门推荐

老城区的"空中微球场"

野化大熊猫回捕做体检

南岳衡山今冬首场雾凇

联合国庆祝世界儿童日

周冬雨造型反差大

胡歌爱猫如女友?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黄国伦谈华语音乐过往:《我愿意》和《味道》一开始都不是主打歌

2017-03-22 08:11:08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站在华语乐坛凋敝的当下去回望上世纪90年代初华语音乐的辉煌,你肯定认为黄国伦是个幸运儿。 打捞遗珠,势必需要一些极懂华语音乐历史的嘉宾,在节目里已经被誉为“华语音乐百科全书”的黄国伦,就是这样一个人物。

站在华语乐坛凋敝的当下去回望上世纪90年代初华语音乐的辉煌,你肯定认为黄国伦是个幸运儿。

因为,哪怕他现在的身份是“综艺咖”,但他也还是华语乐坛当之无愧的“金牌制作人”:在王菲《我愿意》、张信哲《不要对他说》等金曲背后,都有黄国伦的名字。

但其实,黄国伦说自己对于音乐有着太多遗憾,在江苏卫视原创音乐节目《金曲捞》的舞台,他把自己封为“金曲捞王”,意思是自己有很多首没有被人赏识的好歌。在采访中,他说自己可不想当什么“唤醒师”,“我只希望我的歌能被唤醒。”

齐秦的《袖手旁观》20年后才被真正唤醒

作为《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猜猜猜》之后江苏卫视又一档原创音乐节目,《金曲捞》再次拓宽了音乐节目的范畴——它不再主打人与人之间的PK,而是将关注力放在华语乐坛历史中那些曾经因为各种原因未能走红的好歌身上,期待捞出金曲,发掘遗珠。

打捞遗珠,势必需要一些极懂华语音乐历史的嘉宾,在节目里已经被誉为“华语音乐百科全书”的黄国伦,就是这样一个人物。

从1991年跨入流行乐坛,到1994年因为《我愿意》成名,黄国伦经历了华语乐坛最鼎盛的时代,也见证了它的挣扎和式微。在他看来,恰恰是最鼎盛的时期,被听众遗漏掉的金曲才最多,而为何好歌会变成蒙尘遗珠?他说有三个可能:生不逢时、怀才不遇、遇人不淑。

这种例子,在黄国伦的字典里随便翻翻就是一个。生不逢时,就是指这首歌生错了时代,它可能特别超前以致于当时的人们不能欣赏。黄国伦举了自己写给齐秦的《袖手旁观》——这首歌是1995年齐秦专辑的第三波主打,但最终也没有走红,还是20年后,被李健、张宇、萧敬腾、林志炫在多个音乐节目中唱红。

怀才不遇,黄国伦举了自己写给赵薇的《玩具》,他说这首歌相当好,也定了当主打,但不幸的是赵薇去台湾发片时刚过九二一大地震,全台死伤无数,“《玩耍》也不适合做主打了。”

至于遇人不淑,他说就是唱片公司高层不懂这一首歌的好,导致它被埋没。他透露说当年《我愿意》差点变“遗珠”,“唱片公司觉得不会流行就主打《执迷不悔》,但《执迷不悔》效果不是很好,才勉为其难第二波主打《我愿意》,结果才红。”甚至连他写的辛晓琪的《味道》最初也不是主打歌而只是配菜,“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主打,才最终走红。”

所以,一首歌到底能不能够走红,黄国伦说真的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他说自己写了很多好歌,但有的没有变成主打,有的是公司没有钱去推广,有的是因为仅仅是电影主题曲,“金曲和遗珠背后都有太多故事,这也是一首歌的命运。”

1 2

精彩推荐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